冬眠的猴子

懒癌晚期´<_`
想弃坑ヽ( ̄д ̄;)ノ
虽然不可能但看见有人被无权转载。。。还是说下吧
所发内容严禁转载。以上。

洛山童话:美人鱼 (完结)

已完结,请放心食用。

将之前的修改了一下一起放出了

困 不造说啥,祝食用愉快。

以下↓

黛捡回了一只人鱼。

    只是和平时一样打渔归来,中途却意外的被海边的某样东西拉住了裤脚。对于这种感觉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事情,黛从来都是不予理会一走了之,毕竟自己懒散又怕麻烦。但在看到了对方那双红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时,身体却违背了自己的意愿,毫不犹豫的将它带回了家。

    真是麻烦,从来都自持冷静自己竟然也有这么冲动的时候,总觉得变得不像自己了。

    话说自己以前好像认识过一个做事随心所欲自我中心从不听别人说话的人,谁来着……?

    啊啊,好烦,头好疼啊。黛看着在浴桶里扑腾着的小家伙,抱头蹲在了地上。

    这东西到底怎么养!

    在黛伤脑筋的时候,他捡来的那样一直潜水的‘东西’从浴桶中稍微冒出半个头,露出了血红的双眼,一动不动的观察着他。

    那是一条红发红眸的人鱼,他那血一样鲜红夺目的发色和瞳色,刺痛了黛的眼。

    虽然从小黛就读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故事,美人鱼的故事也在其中,但他却万万没想到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捡条人鱼回来。不过正常人一般也不会想到吧!谁会把话本的故事当真啊!

    “真是,既然都捡了为什么不捡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般这种故事要想顺利进行主人公不都得集齐一男一女,我捡个雄性人鱼来有什么用啊!”

    稍微幻想了一下捡到了可爱的女孩子人鱼的发展,咳咳,绝对不是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嘛,不过算了。”他伸手摸了摸人鱼的头发。“即使你是女孩子,我又不是王子,故事还是发展不起来吧……”

    每个圆满的故事最后,王子总会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至于其他人?谁会去留意那些不起眼的配角和路人。

    “不过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明明尾巴还在啊?难道美人鱼都不会说话?真是令人失望的现实。”

    虽然这么说,但黛的脸上并无什么失望的神色。他用力把人鱼的头发揉乱,叹了口气。

    “既然你不会说话,那你的名字就归我取了。就叫‘征’,我觉得你很适合这个名字,所以反对意见无效。”

    听到黛的话,红色的人鱼默默的看着他,然后拍了几下尾巴,溅了他一身水。

    “给我停下!喂!”

    真是太不礼貌了!竟然对饲主这种态度。

    之后的日子,还是像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即使家里多了条人鱼。

    依然的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生活也只够温饱。黛就是这么浑浑噩噩不上进的人。

    不过最近,他开始着手整理自己沉眠箱底多时的书了,原因当然是那个捡来的小人鱼。

    虽然征的外表看起来和自己差不了几岁,但鉴于他并不会说话,所以黛一直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

    他翻出了书箱底部沉眠多时的童话书,感叹到。“大多小孩子还是喜欢听这种童话故事的吧。”

    之前照顾过的孩子就喜欢听黛念故事,这次换成了人鱼……应该差不多吧?毕竟都是小孩子,而且感觉他们还是很像的。

    虽然标榜着自己以前照顾过小孩,但他显然忘了对方根本不是普通小孩所以他的经验根本不能普遍适用……当然也没人会提醒他。

    不过这根本不重要,不是吗?

    从那天开始,每天按时给人鱼读童话故事,成了黛睡前的必修课。

    他给他讲因继母嫉妒而被迫出走的可怜姑娘,讲在荆棘之城里沉眠的公主,讲被巫婆变成天鹅的美丽少女,讲化成泡沫的可怜的小美人鱼。

    “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读完了今天的睡前童话,黛轻轻的合上书本,想像往常一样回卧室睡觉。刚走几步,他发现自己被拽住了。

    “怎么了征?该睡觉了哦。”

    征没有出声,而是用力把黛拽到自己身边,紧紧的抱住。

    这是……在撒娇?

    之前每一次征只会安静的注视着他,今天竟然开始撒娇了。

    不过黛反而有点高兴,这说明征已经开始亲近我了吧。这么想着,他揉了揉征的头发——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么做。“嘛虽然你会向我撒娇了我很高兴,不过现在很晚了你该睡觉了。”

    征听了他的话,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抱的更紧了。

    到底怎么了?黛想了想,问道“你不会是在不安吧。”要说今天和其他日子有什么不同,就是这次的童话少见的有了bad end——还是和他同族的,人鱼的故事。

    征果然僵了一下,然后默默的在黛腰上蹭了蹭,算是默认。

    “没事的。”他蹲了下来,直视这征的眼睛,缓缓说道。“放心吧,我又不是王子,你也不是人鱼公主,这个对我们不适用。”

    你一个雄性人鱼瞎带入什么啊!完全不一样好嘛!

    难道征有颗少女心?不会吧想想就浑身都麻。

    “……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呢?”

    怎么好像隐约听到了谁在说话的声音。黛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感觉有点惊悚——应该是征在说话吧!屋子里没别人了啊!但是征的嘴完全没有动过啊!难道我总于觉醒了什么厉害的东西?比如直接听到对方大脑想什么。

    稍微幻想了几秒钟,黛用力的甩甩头。真是,爱做梦的毛病怎么又犯了。

    “大概是因为……小人鱼只是人鱼公主不是人类的公主吧。童话的标准结尾不都是王子和与他相配的公主生活在一起,所以。”

    “——不仅不是公主连女人都不是的没用的老男人被抛弃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吧。”

    最后的话语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就像梦呓一般的自言自语。

    “啊抱歉,我走神了。”黛回过神,为自己无意中说的话吓了一跳。大概是太累了吧?看着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的红色人鱼,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轻轻说道。

    “放心好了,只要你不先离开,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等你遇到喜欢的另一半离开的时候,希望你还能记得有个没用的渔夫曾经照顾过你,每天给你读无聊的充满幻想的童话故事。

    我就满足了。

    那天之后,征逐渐和黛亲近起来,不在像刚来的时候看到黛只会发呆,而是开始粘他。

    虽然独自一人已经习惯了,但能有个人(?)等着自己回家的生活,也不错。

    虽然不能陪自己聊天,但也不会闹不愉快,这样就够了。黛并不是贪心的人,他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直到这一天。有不请自来的客人来访了。

    “喲黛前辈,过的还好吗?”

    来人是实渕玲央,以前的同事。

    与他差不多就要遗忘的过去有关联的人。

    “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被黛强制遗忘的记忆,开始复苏了。

    “真讨厌啊黛前辈,我是有事来的。”

    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一个王宫里的骑士长来通知一个已经辞职在家打渔的渔民的?真是不节俭。

    在心里默默的摇了摇头,冷眼看着实渕慢悠悠的掏出了什么东西,递给了他。

    “到底是什么这么郑重——啊。”

    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黛觉得,快要要绷不住自己这张疑似面瘫的脸了。

    “邻国的公主就要到了,陛下准备这个月同她完婚。你也算看着王长大的,虽然你现在不干了但情分毕竟还在,反正也不远你回来看看也好,正好我们也可以聚聚,大家都很想你。”

    那是一张红色的喜帖,和那个人的发色相似的刺目的鲜红,看一眼就感到眼睛生疼。

    黛不知道是怎么回复,并送走实渕的,总觉的内心有什么本来快要粘合的东西,又重新碎掉了。

    再也拼不回来。

    这天,他头一次在太阳还没有落山的时候,爬上了床,用被子紧紧的蒙住了头。

    他听到浴室里,征在用力拍打着墙壁。但是现在,虽然很抱歉,他不知道面对这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小人鱼。

    让我任性一回吧。

    自己一直在逃避的,在隐藏的,突然重新在他面前剥开。黛慌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又要来打扰我的生活?明明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这个夜晚,黛少见的做了噩梦。

    那个熟悉的背影,用十分冰冷的语气告诉他:

    “你已经没有用处了。”

    第二天,黛是顶着一对硕大的黑眼圈出去的。路过的每个人都在关心的告诉他,年轻人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

    你们要我怎么回答啊?我昨天明明天没黑就睡觉了!

    被一帮不明觉厉的人的问候烦到不行,黛今天也是早早收网回家。

    “对不起啊,昨天身体不太舒服,睡的比较早,忘记给你讲故事了。”

    他停顿了一下,才将话说完。

    “……征。 ”

    只是念出这个字,就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力气。看着关心着他的人鱼,黛想,他的解释到底是说给他听,还是在安慰自己?

    面前的人和那个人如此相似又是如此的不同,看着他好似看到了那个人的从前。

    黛突然无法抑制的涌现出了想要倾诉的冲动。

    是他的话……没关系吧?他不是人类,能不能理解人类的语言都有待商榷。他有着和那个人相似的外表但却没有着他的冷漠。

    黛纠结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了小人鱼在叫他。

    当然人鱼不会说话,所以只是些全无意义的啊啊声,但即使如此也能听出其中的焦急。

    你是在担心我吗?

    黛又开心又有些难过,被人关心的滋味,多久没有尝过了?

    所以,让我任性一下吧。

    “总听这些童话故事也该腻了吧,要不要换个风格的故事听听?”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道。

    于是这天晚上,黛少见的没有拿任何书进来。他能感受到征疑惑不解的目光,但只是他懒洋洋的靠在征的浴盆边上,并没有将视线对着他。“人鱼应该对人类世界不太了解,不过我觉得独自到人类世界的人鱼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好奇心驱使才来的吧。”他神了个懒腰。“虽然我也没有经常接触什么人啊,不过可以给你讲讲我以前在皇宫当差时候的事情。要说在那印象最深的,还是洛山原来的王子现在的国王殿下。他在这个国家可是个传奇人物——有没有兴趣?”

    看到红色的人鱼眼睛亮亮的,默默的点了下头,他笑了。

    “那么,到底要从哪里说起好?嘛虽然我真想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宫殿中住在一个妄图征服世界的中二魔王,他每天都在犯病’来开头……别这么看我我胡说的,我会好好讲这个别当真啊。”

    黛甩了甩头,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嘛,吐槽小少爷久了感觉好像都不能正视他了。他眯了眯眼睛,陷入了回忆中。

    黛一直觉得,自己和赤司征十郎是一段虐缘。

    虽然很失礼,但他对看似很风光的护卫工作一点兴趣也没有,对洛山的皇宫也没有归属感——虽然他算是在那里长大的。

    他遇见那个日后被歌颂为百战百胜的王的红发少年的时候,他10岁,赤司……0岁。

    刚出生的小孩柔柔软软非常可爱,完全看不出日后的狂妄中二的影子。那双异色瞳曾经让黛以为是哪里的小说男主穿到这里了——没准还是玄幻系。

    啊,不要误会。黛和赤司并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皇族血脉。他只是一个被皇后捡到的普通的小孩子而已。当时皇后刚怀孕不久,觉得自己的孩子出生以后能有个玩伴也不错,就将他放在了身边。

    皇后的身体不好,国王又忙于政务。所以他们将陪孩子的任务交给了自己。黛清楚自己就是为此才被留在王宫中 ,所以并没有什么意见。

    但是也太难管了吧!你可是一国的王子啊为什么一天到晚安静不下来啊!你是熊孩子吗啊?

    黛觉得无比后悔答应这个差事,即使到后院砍柴都比这强吧!顿时感觉自己都苍老了起来,累不爱。

    在进行了各种尝试整治熊孩子的方法,精疲力尽的黛终于发现给他读些童话故事他能安静一些。果然是小孩子吗?

    虽然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听懂……但没准人基因优良生来就能听懂大长句,在只要能让熊孩子安静下来就不用在意细节,让我歇会吧。

    但他果然是我的克星!我说你让我安静会行吗让别人给你读啊!为什么非得缠着我啊!你是专门来克我的吧?

    不过谁叫人家是王子呢,当然得好好侍候着。然后黛就在这种每天都被折磨的日子里度过了他的青春期……当然也就没有机会谈一场青春的纯纯的恋爱,最后光荣的成为了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真是闻者伤心。

    后来王子度过了幼儿期不那么熊了,黛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轻松一点。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竟然被王子要去当护卫!为什么没人问过我的意见!人权呢!

    大多时候黛都是一张面瘫脸,但自从跟随了赤司, 他练成了诽谤他时面无表情的绝技。没办法,赤司这个人的槽点真是太多不吐不快。

    虽然赤司贵为王子,但黛对他却没那么多尊敬——毕竟看着他一路熊过来在大的尊敬都化成渣渣了。比起尊贵的王子,黛觉得他更像个任性的小少爷。所以私下他都这么叫他,而赤司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所以你果然是知道你任性的吧!你到是改啊!

    开始的几年非常累,虽然到了后来就清闲下来了还果然是逃不过要一直跟着小少爷到处跑的命运——好处是只需要到处跑并不需要真去保护他,因为小少爷成功成为了一个挂比。

    护卫的职责本来应该是保护自己的主人,但黛觉得自己明明就是个打酱油跑腿的人。至于那些刺客或者挑衅者,抱歉每回都被小少爷的剪刀迅速干了,完全没有自己出场的余地。

    毕竟小少爷可是以父母杀头太高为座右铭的人,惹他不是作死吗……话说为什么武器要选剪刀啊好接地气有点出戏啊!

    最后,小少爷在自己14岁的时候成功用剪刀干翻整个洛山,成为洛山国最厉害的人。成功实现了自己“不服就跪”的人生观。

    ……我的教育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自己也没教过这些中二敢爆表听着就羞耻感满满的台词啊,果然是赤司家血统的事情绝对不是他的问题。

    毫无压力的撇清关系,黛每天都一边看着小少爷到处挑战别人一边打着酱油。然后看着他以百战百胜的战绩闻名整个国家。

    不过即使这样他在黛心里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尤其是身高。洛山男人普遍都是高个子,“小巧玲珑”的赤司看起来就格外显眼。黛心里不止一次诽谤他那种强迫人摔倒的天帝之眼果然是对别人身高的仇视吧!哪里是“不服就跪”,明明是“比自己都要跪”,不让别人俯视他,找什么借口。

    然后再他们俩人相处互相嘴炮的时候黛作死的说漏了嘴。

    赤司盯住了他好一会,在黛想着要完蛋的时候,不出所料的被强迫摔倒了。真是小气啊……躺到在地上黛一副生无可恋脸,也不打算起来。

    然后的眼前就出现了小少爷放大的脸……

    之后一切好像顺理成章,黛觉得大概是赤司的气势太足他才忘了反抗的,绝对不是对他有意思!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了两年,虽然小少爷依旧任性中二到处惹事,不过自己也没太多精力去管他了—— 他只要不折腾我,折腾谁都好啊!

    至于黛的工作……呵呵一直以来他就是个围观打酱油的背景板,什么时候轮到过他上场了?

    “那个时候真是悠闲啊……当然现在也很悠闲。” 黛放纵身体慢慢滑到地上,但征突然伸出手用力拽了拽他。“抱歉,我有点困了。”大概说出来以后一放松就感到累了,他用力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但效果并不大。“那么今天就到这吧,晚安。”

    作为一个故事,应该有个幸福的结尾。

    所以,停在这里刚刚好。

    看着在自己面前的人鱼放大的脸,在那一瞬间,黛有些恍惚,有种罪恶感一直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我所注视着的,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把他带回来的?对自己无意识的慰藉吗?

    没有办法从过去逃离的,大概只有自己吧。

    强迫自己不去回忆,不去思念,逃离和那个人想关的事物,催眠已经忘记了一切,装作什么都不在意。

    在一起的回忆越快乐,分离之后越会感觉到痛苦。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他第一次给了人鱼一个晚安吻,当然只是在额头上。

    

    “晚安,征。祝你有个好梦。” 

    

    人鱼会做梦吗?黛不知道。

    

    不过大概是把事情都说出来了所以心情舒畅,所以黛久违的做了个好梦。

    

    梦里,好像有着海水的气息,一直环绕着他。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黛发现,征已经不见了。

    

    是回家了吧?黛这么想着。毕竟大海才是人鱼的归宿,或许就像故事中写的一样,他的亲人们来找他了。

    

     “真是的……混小子,倒是和我告个别啊!” 

    

    怎么说也是照顾了你很长时间,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我真是看错你了,你明明和那个混蛋一样任性。 

    黛打开了窗户,向着大海的方向,轻轻说了声,“谢谢。” 

    

    这么懦弱可一点也不像我。黛这么想着,一切都过去了,自己也该彻底死心,过上属于自己的新的生活。

    

    从此以后,渔夫黛过上了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在征走了的几天之后的晚上,实渕跑过来把我从床上拽了下来。

    

    “你干什么啊!扰民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小征出事了!” 

    

    这个消息像炸弹一样,瞬间黛就清醒了。“等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实渕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他扔到了马上带着他飞快的赶往王宫。 

    

    在黛的记忆里,王宫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乱成一团。毕竟是那个人在的地方,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很完美的解决。 黛发现自己的心脏好像要蹦出来一样,咚咚响个不停。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离开的时候说着自己和赤司不会在有交集,但私下里黛也设想过会在什么时候和赤司偶然遇见,然后擦肩而过。

    

    但从来没想过这种情形。

    

    赤司是全战全胜的王者,过去黛嘴上不承认,但其实比谁都清楚的认识到他的强大。 所以,看到脸色苍白眼睛紧闭血色全无的赤司,他发现自己的手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到底是谁把他弄成了这副样子! 

    

    “黛前辈你不用太担心,小征并没有生命危险。”实渕嘴上这么说,但脸色苍白的和躺在床上的赤司有了一拼,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那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还有。为什么带我过来?” 

    

    实渕看起来有些犹豫,不过还是解释了现在的情况。

    

    “有怪物进来了。” 

    

    “什么?” 黛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确实是怪物,虽然我们没有看见怪物的长相,但能悄无声息的潜进皇宫咬死了公主把弄伤了王的,绝对不是一般的怪物。” 

    

    “等等……咬死了公主?” 黛大惊。“可是为什么会……”

    

    “谁知道?大概公主的血比较好喝?小说里不也总写怪物都喜欢纯洁的少女鲜血。不过公主只是被单纯咬死的,王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 

    

    实渕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他的一只眼睛,废了。” 

    

    “这也是我接你回来的原因。公主既然已经死了联姻计划自然搁浅,我觉得小征一定很需要黛前辈陪在身边。” 

    

    黛有些混乱。“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得了吧黛前辈。”骑士长耸了耸肩。“王宫里每个人都知道你们的关系。他这么重的独占欲,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黛面无表情。“在他决定和公主订婚的时候起。” 

    

    “你怎么会觉得小征会乖乖放你离开?他决定和公主结婚只不过是为了对方的领土,那可是邻国唯一的公主,也是唯一的继承人。兵不血刃不是很好?小征其实打算利用那个公主生个继承人出来在利用孩子出生的时候将人做掉,夺取邻国国土。不过他知道你不会同意这种计划所以才假装和你分手然后等计划完成在把你接回来。”

    

    黛愣住了,不知道是该对赤司心里还是有他表示高兴还是对赤司无视人命的冷血计划心寒 。

    

    “所以黛前辈。” 实渕骑士长拍了拍黛的肩膀。“王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了?

    

    黛的大脑很乱。明明已经决定放弃一切去过新生活,但命运还是向他开了个大玩笑。

    

    自己并不是被抛弃的,虽然知道这种心态不对,但还是控制不住感到高兴,

    

    真难看啊,黛这么想着。明明赤司这么冷血无情让人心寒的人,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喜欢他的?

    

    他的手抚上了赤司的脸庞,慢慢的俯身给了赤司很轻的一个吻。“快点醒过来吧……” 

    

    在黛想要起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了。耳边响起了那个人带着笑意的声誉。 

    

    “没想到我竟然做了一回睡美人啊。” 

    

    在黛僵硬的视线下,赤司睁开了眼睛。

    

    只余下了一直红色的瞳孔。

    

    “赤司,你的眼睛……” 

    

    即使已经从实渕那听说了,但真正看见还是感觉心颤。“我说小少爷,我以前说过多少回不要强拼打不过就跑,你就是不听,这回吃教训了吧。” 话说完黛才反应过来,这让他恨不得打个地洞钻到地下。明明是想要说出关心的话,结果却反射性的毒舌,自己的个性也真是不讨喜……嘛,虽然我自己还是很喜欢自己的性格的。

    

    “黛前辈是在关心我?” 出乎黛的意料,赤司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到赤司剩下的一只眼睛在发光。“我倒是觉得这说不定是个好事,黛前辈回到我身边了不是吗?” 

    

    说不出怎么回事,但黛总感到有一丝违和感。不过毕竟二年没见过了,人会变也是正常的。他强迫把自己的胡思乱起扔出去。 

    

    “黛前辈?真稀奇,你不是一直对我直呼其名的吗?没想到我不在的这两年你竟然也学会礼貌了。” 

    

    “那个啊,” 赤司愣了一下,“那是我作为恋人时对你的称呼,但之前你已经和我(注1)分手了。” 

    

    “是啊我当然记得,还是你提出来的。放心好了我不会死吊在你一颗树上的你不用这么紧张。” 

    

    到底还抱着些什么希望呢?明明知道已经不会和他回到从前的关系了。

    

    “所以千寻,这次重新和我交往吧。”出乎意料的回答,黛猛地抬头看着他。“别开玩笑了,你在戏弄我吗?”

    

    “当然没有,千寻,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所以和我交往吧。”

    

    喂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明明还是婴儿吧?记得什么啊?

    

    虽然觉得赤司胡说八道的本领越来越强了,但黛不会承认自己听到这种话还是很高兴的。 

    “对了那个公主的事情怎么办?他可是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 赤司冷笑了一下。“只不过是他征服世界的一个没用的棋子,比起这种没用的计划直接打过去还比较快。” 

    

    感叹了一下赤司的冷血无情,黛并没有细听他的话。

    

    “你还好吧?” 看见赤司的脸色依然苍白,黛有点担心。

    

    “好的不得了。” 赤司用力的抱住了黛。“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我觉得自己活得了新生。” 

    

    黛碰了一下赤司的额头,感觉烫的厉害,怪不得一直在说胡话。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在这守着你。” 

    

    “黛……千寻,你不会离开我吧?你答应过我不离开你就不会离开我的。” 

    

    “快睡吧我的小少爷。” 

    

    “我喜欢千寻,千寻喜欢我吗?” 

    

    “……快睡觉!” 

    

    黛用被子捂住了赤司的头。赤司抓住被子偷偷观察黛,发现他脸红的和自己的头发有一拼了。

    

    “你好好休息,我去告诉实渕你醒了。” 黛的背影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赤司看着黛离去的背影,抚摸着自己空了的眼眶,笑了。

    

    “你终于变成了只属于我的东西了,黛。” 

     你也应该高兴吧?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么快再次和心爱的黛见面。

     虽然不喜欢你,但鉴于你已经融入了我的血肉之中,那么你也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赤司舔了舔嘴唇,感到很满足。。

   黛,你 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

   永远都是。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强大的国家,住着一个红发独眼的国王。

    

    他用了5年时间,就征服了周边国家,成了最强的帝王。

    

    加冕那天,他把冕冠戴在了随行的灰发男人头上,在万千民众面前像这个男人求婚。

    

    最后,他和他的皇后住在豪华的宫殿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happy ending!

    

    注(1)只有这句话里的我是我(仆)。其他都是我(俺)

    

    太困所以有空再修文,以及没写出来的或许会变成番外,当然直接放设定的可能性更高。

     欢迎留言。(・∀・)

    

    

    

    

    

     

    

    

     

    

    

    

     

    

    

    

    

    

    

    

     

    

     

    

     

    

   

     

    

    

     



评论(12)
热度(59)
© 冬眠的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